泠风

【山花】思春

#是白魏
#辣鸡写手,为爱发电

1.
正值酷暑季节,白敬亭经历了前段时间工作的连轴转,眼下黑了一圈,身体实在吃不消,正巧下一部剧开拍时间往后推了一周,难得可以让他休息一下。

说是休息,大多时间也就是窝在家里打打游戏看看剧本,百无聊赖中享受空调的惬意。

身上凉风徐徐,其实心里躁动的很。

他有点想魏大勋了。

前段时间又是一起录综艺一起拍戏的,两人志趣相投,三观一致,感情升温的快,没多久在片场腻腻歪歪又搂又抱已是日常。平日里两人叽叽喳喳互闹互怼的,现在一下子分开那么久,安静的让白敬亭觉得有些难受。

还早呢,白敬亭想起昨天他工作暂时告一段落,终于有时间给魏大勋打了电话约出来吃饭,却不幸得知魏大勋正收拾行李要进山拍戏的消息。山里信号差,别说见面了,连打个电话也难。

他莫名觉得有点委屈。

魏大勋还在电话里安慰他“没事白白,就一个多星期,等咱回来再吃”

吃你大爷,白敬亭暗暗咬牙,等你祖宗回来了,我早搁这十万八千里了。

头上有火,恼羞成怒,连带心里有股凉风吹不散的燥热。

然而他越燥越想,脑子里挥之不去的魏大勋,连连在他脑袋里瞎转悠。

比如当他伸手去拿东西时,看着自己的手,莫名的想到魏大勋的指尖,想起两人无意触碰或有意牵手时他指尖的触感,指腹偶尔擦过他的手心,激发起层层细小电流。

比如他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,心里却不着边际的想到魏大勋笔直双腿下的脚踝,想到他白细足踝上的那圈红绳,又想着他每每抬起踝时身上平添的一股若有似无的媚劲,总让白敬亭一阵晃神。

想到最多的是魏大勋的笑。开心时,一双眼睛弯成了缝,梨涡像是盛着蜜,甜腻的直叫人心颤,得意时,嘴角抑制不住上扬,眼睛亮晶晶的,眉梢扬起,连带眉尾处都捎带一丝春意。偷笑时,嘴角一泯,又不小心泄露出点幸灾乐祸的笑意,眨巴眨巴双眼,捂着嘴生怕被人发现。

他几乎在无意间把魏大勋的上上下下都品味了个遍,待到回过劲来才觉察不对,心下一紧,从里向外扩散出不知所措的慌乱,在窗外蝉声的鼓噪中更生出一阵郁结的烦闷。

许是热的,白敬亭无视头顶大开的空调,强行自我安慰。

倒是手机响的正是时候,把白敬亭从自己制造的莫名尴尬中拉了回来。

“喂?嘉尔,干啥?在家休息呢”

对面人一下子开心起来“在家有啥好玩的,哥,老地点,弟弟带你消暑去”

哦,喝酒消暑,好主意。白敬亭随意抓了件衣服换上,带好帽子口罩就准备出门。

他一面往外走,心里老是隐隐有些惴惴不安。

他咋总觉得自己那表现,有点像思春呢。

2.
“啥?哥哥你思春了?”王嘉尔酒瓶子差点没握住,一双眼睛瞪的老大。

叫你喝酒守不住嘴,白敬亭暗啐自己一口,内心慌得一逼,面上不改色道:“可不是咋的,这大热天的闷不死人,谁不想春天的舒服劲,咱这的人夏天都思春”

“啊”这下轮到王嘉尔懵了,“哥你们这,思春是这意思?”

“可不是,还能啥意思”白敬亭故作沉稳的点点头。

“我中文不太好你可别骗我”王嘉尔一阵狐疑。

“哪能啊,咱们不是最好的朋友吗”白敬亭敷衍的拍了拍王嘉尔的肩,默默叹了口气。

酒杯在轻微摇晃中反射出斑斓色彩,白敬亭就这么举着杯子出神了片刻,轻轻凑上去抿了一口,换来王嘉尔一个硕大的白眼。

“哥,我们喝啤酒,能别这么讲究吗”

说着把白敬亭手里的酒杯拿掉,直接塞给他一瓶。

“来,是男人就干了!”

行,白敬亭二话不说拿起酒瓶就一阵咕噜,末了嘴巴一擦,

“再来!”

大有一醉方休的架势。

朦胧之中,白敬亭不做他想,只盼一觉醒来,发现几天的煎熬燥热不过错觉冲动,而他和魏大勋,还是那对可以勾肩搭背的好兄弟。

3.
是你大爷。白敬亭傻傻的站在山脚,突如其来一阵悔意,恨不得给昨天傻不拉几喝酒的自己一个大嘴巴子。

昨晚喝酒到最后,他心里压着事,真上了头,心里话一个字一个字往外蹦。大概他语速太快声音又小,王嘉尔跟不上速度,理解能力又有限,听的并不真切,只迷迷糊糊听见白敬亭反复嘟嚷自言自语着怎么办怎么办。

王嘉尔结合他们之前的对话,自我扩张成白敬亭在问思春怎么办。

怎么办呢,王嘉尔脑子也浑浑沌沌的,不过脑子回了句:“哥你不是思春吗?那就去…嗝…去找它啊”

说着眯着眼趴在桌子上,差点就要睡过去了。

然而说者无心听者有意,这轻飘飘一句话给白敬亭炸了个够呛,他脑子一瞬间清醒了片刻,再闭上眼睛,就只剩下一个念头:管他兄弟不兄弟情的,我得去找他。

4.
于是等白敬亭回过神来,就已经不知疲惫的跨越大江南北,头挂落日的站在了魏大勋拍戏的山脚下。

他之前毫不犹豫一往无前的,现在临到门前突然瘪了气,不知所措起来。

心平气和的说,白敬亭觉得探班这主意没半点毛病。想当初人魏大勋也是一声不吭的跑到剧组来看他,活脱脱的给了他一个惊喜。他只记得自己当时心里美滋滋的冒着小气泡,开心的把人介绍给自己的私人好友,还忍不住在微博上炫耀。

只是当时行的正坐的直,妥妥的兄弟情谊,就算睡一张床上也没任何暧昧的想法。甭管外界八卦猜测的如何,也是哥俩好的状态。毕竟古话说得好,清者自清,心里没鬼那些污水也泼不到自己身上。

然而现在,白敬亭心里说不清道不明的那点心思还在隐隐作祟,蕴出了些不可与人言的复杂情绪,本该理直气壮的行为就这么变得畏首畏尾起来。他一时心虚,总认为一旦探了班就显露出了自己的司马昭之心,不由得踯躅不前,不知进退。

白敬亭甚至打开手机准备定下回去的车票,在即将点下确定的那一刻又开始游移不定,最后自己倒忍不住怒起自个儿来。出息!自己一北京大老爷们磨磨蹭蹭跟个娘们似的,说出去多跌份!

他手机一关,干脆的上了山,一路看看花草,权当自己出来旅游了。

还没走多久,工作人员就碰到了不少,打完招呼后好奇的眼神直往他身上飘。

白敬亭面色如常,只微笑点了点头,心里却暗自期待魏大勋见着他后的傻样。

5.
还真是幅傻样,白敬亭默默忍着笑,故作随意的对前面楞在那里的魏大勋招了招手。

魏大勋刚刚下了戏,正是疲怠之时,琢磨着找个角落抽根烟放松放松,还没找着地方,一个抬眼就发现自己心心念念那人的身影在前面晃荡,还冲他招了招手。这一招手跟招魂似的把魏大勋的七魂拉过去大半,一股随之而来的巨大喜悦直冲天灵盖,什么疲惫烟瘾被抛的一干二净,身体比脑子还快的飞奔过去,

“小白!真的是你!你咋来了!”魏大勋直接到他面前来了个树懒抱,腿挂上白敬亭的腰,脸颊还蹭了蹭他的头发,眼睛亮晶晶的,盛在里面的喜悦都快溢出来了。白敬亭早做好了心理准备,硬是挺着身子接受了来自魏大勋的撞击,一手紧紧搂住魏大勋的腰,嘴上还不忘调侃:“差不多得了,别又把我裤子蹭掉了啊”

闻言魏大勋还当真向白敬亭身下看了看,末了还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头从白敬亭身上下来,脸上飘了点红,却也止不住满脸的傻笑,嘴角的梨涡甜的要流出蜜来,直把白敬亭腻的心头一醉,大脑有一瞬间的当机。

可去他妈的错觉冲动吧,白敬亭被这笑容迷的七荤八素,来之前做好的心理建设瞬间坍塌,脑子里只剩一句话反复响着,我喜欢他,特别喜欢。

6.
魏大勋见着白敬亭兴奋坏了,歇也不想歇了,拉着人就开始絮絮叨叨,一会开心的说“小白你真好哥哥可想死你啦”,一会又心疼“你来咋不说一声,这大热天的把人闷坏可咋办”,一时说的太多口干舌燥,看见白敬亭热的有些微红的小脸,才如梦方醒,赶紧拿过一瓶水递给他“这一路肯定热坏了,快赶紧喝口水解解渴”。

白敬亭瞧着魏大勋冒着细汗的发鬓,也没说话,默默接过水拧开盖子,自己没喝,反倒递给了魏大勋,他心里心疼,嘴上却说“还你喝吧,刚刚说这么多话肯定累坏了”

魏大勋一时没明白过来,还以为白敬亭嫌他话多,顿时有点委屈无措,脑子飞快想着要说些什么救救场,面上还有些发愣。白敬亭一看知道是魏大勋又瞎想了,他放缓了语气 “我路上喝了不少,你刚下戏,喝点水多歇会”

“好,听你的”魏大勋弯了弯眼,拿过水瓶就咕噜下去半瓶。许是他喝的太快,水顺着嘴角流下来不少,让白敬亭看着莫名有些心痒。

白敬亭也没做多想,顺着自己的想法径直伸出手擦了擦魏大勋嘴角的水渍,等他回过神,见魏大勋呆楞着用一种怪异的眼光看着他,才恍然收手。

白敬亭一时燥的有些脸热,咂摸着享受了下这半刻的暧昧,才好整以暇的道了句“瞧你多大人了,喝个水还能漏”,他尽力严肃着脸,嘴角却控制不住的弯了几分。

魏大勋心里弯弯绕绕了几圈,摸不准白敬亭的想法,也跟着含糊了一句“这不是喝的太急了吗”

两人皆是脸红心跳,却又是心照不宣,一阵短暂的沉默后皆开了腔“小白…”“大勋…”

魏大勋反应快了些:“哎小白,啥事你先说”

白敬亭瞅见魏大勋紧张的样子,轻轻勾了勾唇:“嗨没啥事,你先说吧”

“那个…”魏大勋咽了咽口水,刚刚喝的水还没过肚子就进了脑子里,想好的说辞一下子忘了个干净,只得蹩脚的说了句“你…你坐这休息会,我去上个厕所,马上回来。”说罢还有点不自在的舔了舔唇。

白敬亭又被这动作弄的心头蠢蠢欲动,但面上不显山不露水,还故作嫌弃的挥了挥手“快去快去,别让爸爸久等了。”

他假装毫不经意的向前瞄,撑到看不见魏大勋的影儿了才缓缓收回目光。

7.
魏大勋一溜烟跑到厕所,落下门锁,从口袋摸出根烟,一屁股坐在马桶盖上就开始思考人生。

他觉得自己最近很不对劲。

具体表现在关于白敬亭的事情上。

自打接到白敬亭那通充满怨气的电话后,他就有些心不在焉,之前强行压抑的思恋破壳而出,在白敬亭略低沉的嗓音中像打了激素似的攀升,时间越长越是酝酿的浓厚绵长,不仅把魏大勋整个人搅的心神不宁,还严重影响到了他的工作。

他老是在莫名的时刻想起白敬亭,想起对方经常搭向他肩膀的那双修长的手,想起老被他逗笑的眼眸和眼眸下常笑得遮不住的褶子,想起那颗迷倒万千少女却被他自己笑称为痦子的泪痣。

这种莫名时刻甚至出现在拍戏中。

这让魏大勋这个敬业boy遭受到深深的打击。

想起不久前的一场吻戏他ng了无数次,被导演骂了个狗血临头还不敢反驳一句,只因为他一张嘴眼前就好像有一个白敬亭板着张脸对他做死亡凝视,仿佛他马上要做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。结果把魏大勋唬的傻愣在那里,连女生的手都没碰到就兀自红了一张脸。几次下来气的导演直接大喊:

“魏大勋!我他妈让你演的是霸道总裁不是纯情少男!”

这下魏大勋的脸更红了。

完了,他默默的想,我好像思春了。

在这种难以启齿的心理下,他强迫自己专注工作不去想白敬亭,结果脑子刚清醒了些,人就直接出现在了他面前。活生生的,会动会笑的白敬亭。

啊啊啊啊啊怎么办怎么办,魏大勋猛的抱住头。

妈妈,我想要sou护的那个人粗线了,可他是我兄弟。

可是我好喜欢他。

啊啊啊啊啊啊!

魏大勋觉得自己快装不下去了。

他有理由相信,按自己这状态,以白敬亭的敏锐,肯定会发现他的心思。

嘤嘤嘤我怎么就不能活的高深一点呢,魏小公主捶胸顿足。

8
等魏大勋思考完人生,稍微平静了会,最终敲定了敌不动我不动,敌一动我疯狂心动的暗恋战略,磨磨蹭蹭出了厕所。

他径直走向白敬亭,看人坐在那安静的低头玩着手机。西下太阳的余辉透过树叶的罅隙洋洋的撒在白敬亭的头顶,映出一个温柔的吻。魏大勋只是瞧见他,便觉得心里软乎乎的。

他不由得盯着白敬亭,笑的见牙不见眼。“小白,我一会晚上没戏了,哥哥带你去吃顿好的”

“好”白敬亭弯了弯眼。他不远万里过来,也不过是想跟自己心上人吃顿饭而已。

结果魏大勋最后一场戏,恰恰是和女主的感情戏。

白敬亭在一旁巴巴的看着,饭还没吃,直接吃了一肚子的闷醋。

还没把这酸人的醋味品尝消化掉,电话就开始震动个不停。

他稍稍远离了片场,有些不耐烦的掏出手机,一看屏幕,经纪人的名字大大的占据中间。

9
魏大勋忐忑着心战战兢兢的和女演员又搂又抱,好不容易才下了戏,立马兴冲冲的就往白敬亭这边跑,到他跟前才刹住了车。

然后他看见白敬亭慢慢抬起头,沉着的脸仿佛要滴出水来。

“咋了这是”魏大勋被白敬亭的表情吓了一跳,脑子疯狂转动反省自己又做错了什么。

白敬亭一听魏大勋开口,心里的委屈简直要涌出来把他淹没。

“我要走了。”白敬亭怏怏的开口“刚刚来电话说明天有急事要见导演,我得马上赶回去,来不及跟你吃饭了。”他说到最后声音越来越低,眼圈甚至有些泛红。

白敬亭悄悄跑过来探班,谁也没告诉,倒是吃了个哑巴亏,心里闷的受不了,只怪自己没用,千里迢迢也只能堪堪与魏大勋聊上几句。

魏大勋那点少女心顿时被砸出个窟窿,填满了错愕之后的难过不舍。

但他一向想得开,把自己的失落掩了过去,只犹豫着,轻轻勾了勾白敬亭的手,挤出了个笑来“没事,等这阵过去了,哥哥去看你”

白敬亭心知这不过安慰,却还是配合的应了一声。他心里挣扎不过,没忍住悄悄把和魏大勋相握的手攥紧了几分。

力度不大,但魏大勋偏生感觉到了,只觉得心尖上一阵发颤,控制不住的望向白敬亭,眼底含着一泓清泉,捎带着被春风吹起的层层涟漪。

白敬亭心似火灼,面上却强做沉稳,抿着嘴没说话。

他白敬亭不傻,相反,还有相当不少人夸他聪明,一声白哥也不是浪得虚名。平日里不加注意也看不出来,现在他有了心,更上了心,一双近视眼瞬间变成了火眼金睛,直接破开魏大勋的伪装看到了隐藏在他眼底的温润与爱慕。

他只是看见魏大勋望着自己时恋慕的眼神,心里就无法抑制的澎湃着激烈挣扎与无尽的欢喜,烧灼着他的内心,流向他的四肢百骸。他想直接凑上去亲吻他甜甜的梨涡,贴着他耳边讲无数缠绵悱恻的情话,他甚至得寸进尺,想要舔舐他常被轻咬的唇,抚摸他衣服下紧实平滑的肌肤,与他同享呼吸,与他尽致缠绵。

理智告诉白敬亭他不能。但头脑发热也好,一意孤行也罢,此刻他只想沉溺在魏大勋的眼中,不愿脱身。

白敬亭盯着魏大勋勉强笑出的酒窝,喉咙滚了滚。

半晌,他清楚的听见自己开口:“大勋…”


白敬亭觉得自己选的时候不对,他应该在某个浪漫温馨的日子,穿上一身西装,准备一束玫瑰,又或许是一朵大勋花,利落不失帅气的单膝下跪,捧着魏大勋的手,诉尽他内心的缱绻情思,把那些肉麻的情诗背诵个遍。
而不是现在,在匆匆即将分别之际,在山里的某个犄角旮旯,穿着一件脏兮兮没来得及打理的运动服,冲动的开口。

但他不愿等待了
在未来还有无数个没有对方的工作日中,他恐自己难以度日、思念成疾。
所以现在,白敬亭想,我改变主意了。
我得告诉他我的心意,告诉他

我翻山越岭,来寻找我的春天。
不是思春,是思你啊

END.

彩蛋:

某日,王嘉尔跟何老师吐槽:“最近好热啊,我都思春了(ノ=Д=)ノ┻━┻!”

何老师:这两者有什么关系,等下!嘉尔你有喜欢的人了?!是哪家菇凉啊?

王嘉尔:???何老师您在索什么?

何老师:???

白敬亭:我没有我不是我不知道